首頁 產經 正文

2020年中國經濟:從不利開局到超預期收官,四大特點凸顯

2021-01-21 08:00 中國經濟導報-中國發展網

摘要:中國國家統計局18日公布了2020年中國經濟“成績單”。2020年全年,中國國內生產總值(GDP)為1015986億元,首次突破100萬億元大關,按可比價格計算,比上年增長2.3%。

 云南會澤:草莓產業為鄉村振興蓄力       云南省曲靖市會澤縣種植草莓約5萬畝,現有草莓初加工企業20余家。草莓產業帶動當地服務業發展,實現農村勞動力家門口就業,不僅幫助百姓脫貧增收,也為鄉村振興接續發展蓄力。新華社

云南會澤:草莓產業為鄉村振興蓄力 云南省曲靖市會澤縣種植草莓約5萬畝,現有草莓初加工企業20余家。草莓產業帶動當地服務業發展,實現農村勞動力家門口就業,不僅幫助百姓脫貧增收,也為鄉村振興接續發展蓄力。新華社

中國經濟導報 中國發展網記者 | 程暉

中國國家統計局18日公布了2020年中國經濟“成績單”。2020年全年,中國國內生產總值(GDP)為1015986億元,首次突破100萬億元大關,按可比價格計算,比上年增長2.3%。

2020年,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32189元,相較2010年翻了逾一番。

在日前舉行的中新社國是論壇“中國經濟形勢分析會”上,與會專家從消費、出口、投資、財稅、鄉村振興等方面對2021年經濟形勢進行了研判。

2020年中國經濟呈現四大特點

“處于新冠肺炎疫情這樣非常不利的環境下,我們實現了超預期的增長,這個數據來之不易。”中國銀行首席研究員宗良表示,2020年中國經濟從不利開局到超預期收官,呈現出四大特點。

第一,實現超預期增長,全年GDP增速達2.3%。從數據來看,一季度負6.8%,之后各季度是3.2%、4.9%、6.5%,全年2.3%。2020年全世界都面臨著同一個環境,中國人的“巧干”加“實干”取得了今天來之不易的成績,從全球來看也非常突出,中國是主要經濟體里是唯一能夠實現正增長的。

第二,消費、投資、外貿雖有波動,但仍然實現平衡增長。2020年全年數據比上年下降3.9%,這是多年來唯一一次消費呈現下降的態勢,比較特殊。1月到10月民間投資開始逐步轉正,這是非常突出的新態勢。出口呈現了超預期狀況,我國是全球主要經濟體里唯一實現貨物貿易正增長的經濟體。

第三,新經濟、數字經濟發展值得關注。在高技術制造業中,醫療制造、計算機及辦公設備制造業投資分別增長28.4%、22.4%,高技術服務產品中電子商務服務業、信息服務業投資分別增長20.2%、15.2%,凡是涉及特殊產業的增速都超過10%,達到相當高速的增長,說明我國經濟呈現出一種形態上的變化。

第四,RCEP簽署和中歐投資協定談判完成,是兩項非常突出的成績,可以說這是國際社會對多邊機制的廣泛認可。與之相對應,中國的第一大貿易伙伴是東盟,第二大貿易伙伴是歐盟,和他們加強合作是一種多贏。另外,在中美貿易摩擦的背景下,中美貿易額仍逆勢達到8.8%的增速。

宗良認為,2021年,預計消費有望迎來較快速的增長,甚至可以達到10%左右增速,出口可能會受影響,但是總體仍然會保持較好態勢,投資也有可能達到6.5%左右的增長。

積極財政政策是“雪中送炭”

“2020年的經濟表現,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政策因素,其中包括積極的財政政策。”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研究員、原副院長白景明表示,“十三五”期間全國累計減稅降費7.6萬億元,去年減稅降費超過2.5萬億元,占比超過三成,是“十三五”期間減稅降費力度最強的一年。減稅降費規模占GDP的比重,2020年約為2.5%,力度很大。

白景明認為,去年,市場主體特別是小微企業面臨現金流的壓力。減稅降費,讓利給市場主體,增加了它們的現金流,同時,也刺激了消費。

從支出角度看,去年的財政刺激政策力度也很大。白景明表示,2020年財政赤字為3.76萬億元。GDP規模公布后,可以計算出去年的赤字率為3.7%,與預期吻合。“3.7%的赤字率,既保證了對經濟的合理刺激,又規避了過高風險。”白景明表示。

白景明特別提到:“除了3.76萬億元赤字,去年中國還發行了3.75萬億元專項債、1萬億元抗疫特別國債。三者合計占GDP的比重約為8%。如果再把2.5萬億元的減稅降費計算在內,占GDP的比重接近11%。這對穩投資、穩消費、穩就業都是雪中送炭。”

但他同時也提醒,經濟恢復的基礎還不牢固,還要強弱項、補短板,宏觀政策要保持連續性、穩定性、可持續性。積極的財政政策要保持對經濟恢復的必要支持力度。

實現脫貧攻堅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

中國農業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院長司偉表示,在過去的一年,我國第一產業增長了3.0%,而整個國家的GDP增長了2.3%,農業在這一年中扮演了重要角色。

司偉表示,脫貧攻堅完成后,接下來就是鄉村振興,脫貧攻堅和鄉村振興如何有效銜接成為一項重要課題。其中的焦點問題包括:一是銜接的時間需要多長,現在已經明確設立了5年的過渡期;二是應該投入多少,其中一個重要問題就是如何加強扶貧資產的管理和監督問題。

司偉表示,在我國關于鄉村振興的任務中,產業振興是最重要的方面,過去一段時間政府對農業農村投入了大量資金,如何把這些資金轉變為資產,再進一步轉變為產業,是未來實現鄉村振興、實現脫貧攻堅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的重要問題。這一課題需要各地進行先行先試的嘗試和探索,進而向各地推廣。

“2020年國家對52個貧困縣實行掛牌督戰,通過掛牌督戰最終實現了整體脫貧的目標,攻下‘最難啃的硬骨頭’。”北京師范大學扶貧研究院院長張琦表示,2020年脫貧攻堅為穩定中國經濟取得了重要的作用。“比如在就業方面,扶貧車間、創業致富帶頭人、公益性崗位以及創業等方面都取得了明顯的成效,因此,疫情雖然一度對就業造成較大影響,但是通過政策、制度的推動,就業圓滿完成了任務。在易地扶貧搬遷方面,到2020年底易地扶貧搬遷任務已經全部完成,通過一些調查發現,易地扶貧搬遷群眾的后續就業、子女就學改善率達到99%,醫療條件改善達到99%,‘兩不愁三保障’的實現率基本達到100%。”

張琦認為,實現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,重點要做好幾個方面工作:首先是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,要保持政策穩定;其次,建立防止返貧的監測和幫扶機制,形成防止返貧的長效機制;三是做好“兩不愁三保障”,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并使脫貧攻堅成果具有可持續性。此外,做好易地扶貧搬遷后續工作。

責任編輯:劉維


返回首頁
相關新聞
返回頂部
澳洲幸运5开奖时间